• 行業動態
  • 中國對德茶葉出口的貿易態勢及其拓展空間
  • 作者:admin 來源:未知 日期:2017/4/8 15:25:25 人氣: 標簽:
  •  

    作者: 濰坊科技學院

     

        德國位于歐洲大陸中部,原本沒有茶,17 世紀初,荷蘭的遠洋商船經爪哇來到澳門,將中國茶葉轉運至歐洲,因德國西北部的東弗里斯蘭與荷蘭接壤,最早與茶結緣。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對德茶葉出口,總體呈波動增長態勢,目前占德茶葉進口總量 20%以上。當前中國對德茶葉出口貿易,既存在風險和阻礙因素,也面臨著進一步拓展的新的市場空間。

    一、中國對德茶葉出口貿易的發展態勢

       中國對德國茶葉出口貿易,總體呈波動增長態勢。上世紀90年由于綠茶需求旺盛,中國出口德國茶葉增速較快。至 1999年達7720.7噸,占德市場比重14.6%,取代印度第一地位。從2000年起,由于歐盟茶葉農殘限量標準趨嚴,中國出口開始驟減。至2003年降至 4463.6噸,占德市場比重8.0%,回落到第四位。其后經數年努力,出口逐漸有所恢復,2007年再度成為德國最大茶葉進口來源國。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,加之德國茶葉標準提高,2009年中國對德出口降幅 23.4%.近幾年來,中國茶葉農殘有所控制,對德茶葉出口相對良好。2015年對德茶葉出口12478.1噸,金額 4970.2萬美元,占德市場份額22.4%,居第一供應國。同時為中國對歐盟出口茶葉第一國,約占輸歐總量50%以上。

       近年來,我國出口德國茶葉的產品結構,相對較為穩定。以綠茶占主導地位,其次紅茶,再次特種茶,如花茶、普洱茶和烏龍茶等。2015年,中國輸德綠茶、紅茶和特種茶的比例,分別為71.9%和20.1%和8.0%。出口貿易方式上,始終以一般貿易為主,加工及其它貿易極少。據中國海關統計,2015 年中國出口德國茶葉,其中內包裝大于3千克的散裝茶葉,數量12393.1噸,占總出口量99.3%。出口最多的省份是浙江,占全國 70%以上,其次為湖南、福建、云南、安徽等省份。現有的茶葉出口,主要是中國茶葉股份有限公司、浙江省茶葉公司、湖南省茶葉公司、上海天壇茶葉公司等茶葉出口商。

    二、德國進口茶葉市場的主要特點

    (一)進口市場多元化,茶葉生產國競爭激烈

        德國茶文化風行較晚,最初被視為藥物在藥店出售。德國境內森林密布,花果繁盛,花果茶是德國家庭必備的日常飲品,有上百種花草茶和果粒茶。原料主要是一些漿果,如藍莓、覆盆子、接骨木果、櫻桃、葡萄、玫瑰果等;而向日葵花、矢車菊、紫羅蘭、玫瑰等,則作為調色和裝飾。雖名為“茶”,其實只有花果,與茶葉沒有多大關系。茶的崛起,一方面是藥用保健功效,如防癌、防病和減肥等,被德醫學界認可。二是德國茶商的推動,廣采世界茶飲料配方,分純味型、熏香型、紅綠茶混合型、藥茶等,滿足不同人群需求。

       21世紀以來,德國從世界進口茶葉穩定增長,由2000年進口量3.50萬噸,金額0.98億美元,增至 2015年 5.72萬噸,2.22億美元。以進口量計,年均增速4.5%左右。唯 2009 年受金融危機影響,進口有所減少,其后漸復回升。德國茶葉進口市場,相對較為多元化,其茶葉進口來源國,主要有中國、印度、斯里蘭卡、印度尼西亞、阿根廷等,2015年,德從上述五國的進口份額,依次為 21.8% 、21.0%、13.6%、7.5%和 4.6%。應該說,世界茶葉的主要生產國,在德市場競爭較為激烈。


       在德茶葉進口來源國中,近年中國增速較快,2000-2015年,德從中國進口茶葉年均增速 8.1%,高于從世界進口均速4.5%,中國是世界唯一的七大類茶葉出口國,對德茶葉出口僅占全球 4%左右。紅茶方面,印度、斯里蘭卡和肯尼亞等國,品質較高,占據德大部分市場份額,中國紅茶不具競爭優勢,長期徘徊不前。綠茶方面,中國雖一枝獨秀,但越南和印尼等國,也不容忽視,目前中國雖為德茶葉進口第一來源國,但近十余年來,其實所占份額不斷波動。中國與印度、斯里蘭卡相比,并非絕對主導的一枝獨大,德茶葉進口均價,最高為斯里蘭卡4.56千克 / 美元,其次印度 4.25千克 /美元,中國3.98千克/美元,居第三位。

    (二)紅茶進口占主導地位,偏好中高檔袋裝茶

       德國人的飲茶習慣,紅茶占絕對主導地位。由于在各種熱飲中,咖啡仍是德國人日常生活中的主要飲料。是故受其影響,德國乃至歐洲的傳統茶文化,消費者始終偏好色澤較深、接近咖啡色的紅茶。2015 年德國從世界進口紅茶 4.02萬噸,占茶葉總進口量 70%以上。

       德國人最愛紅茶,其次綠茶,藥茶與花果茶,也頗受歡迎。德國人均茶葉(紅茶和綠茶)消費量為 26 升/ 年,其中紅茶占比例 80%,居絕對主導地位。綠茶占比為 20%,相對處于附屬地位。德國茶葉銷售渠道較為豐富,以零售為主、專賣為輔,主要有超市和連鎖店(60%)、零售店(18%)、賓館飯店餐飲(13%)、郵售和其它渠道等。

         由于德國民眾收入和福利水平較高,消費者大都以中高檔茶葉為主。對茶葉衛生標準要求也高,不喜散裝茶葉,偏好包裝精美,便于沖泡的袋裝茶。若按茶葉消費量,德國人年均 0.6 公斤左右。雖不及愛爾蘭和英國,但茶葉進口均價超 6000馬克/噸,居全球之首。據德茶葉協會統計,按包裝方式,德茶葉市場產品上千種,其中 85%以上都是雙囊的袋泡茶形式。飲用散裝茶較少,不愿在茶湯中看到茶葉。其壺泡法“沖茶”,以金屬制作的網狀茶漏進行過濾。中國散裝茶難以主導歐洲市場,此也為原因之一。

    三)茶葉貿易大國地位突出,質量安全監控嚴格

        近年德國茶葉貿易大國地位日益突出,其進口茶葉,國內存量和加工再出口各占一半左右。2015年德國茶葉出口 2.51 萬噸,占進口量 44%左右,出口市場涉及歐盟、美國等 96 個國家和地區。除強大的工業基礎,還有嚴格的質量安全監控體系。德國茶葉協會,定期對茶葉來源國的農藥殘留狀況進行分析評判。一旦發現問題,將對原產國的茶葉生產進行干預,對涉及種植地區進行針對性的檢查。由于常規種植和加工技術的局限性,近年中國茶葉農殘遇到難以突破的瓶頸。而德國所采納的歐盟農殘標準,自2000年以來,相關法規頻繁調整,常一年多調,僅2015 年就進行 9 大項修訂。項目不斷增多,限量愈趨苛嚴。截至2016年2 月,茶葉農殘限量增至478 個。此外則采用“默認標準”,即檢測儀器極限 0.01 mg/kg。不斷加強對中國茶葉農殘檢查力度,限定抵達的特定空港及海港,強制10%比例檢查,不達標就地銷毀。

      歐盟茶葉農殘標準,無論數量和要求,都遠高于中國。中國2014 年《食品中農藥最大殘留限量》涉及茶葉 28 項,歐盟則有 478項。近年來,歐盟 RASFF 預警通報中國茶葉農殘情況:2012 年 45次、2013 年 28 次、2014 年 30 次。至 2015 年,不完全統計有 25 次之多。產品涉及高檔珠茶、蒸青茶、花茶、白茶和烏龍茶等。通報頻次最多的農藥種類,主要有啶蟲脒、吡蟲啉、三唑磷、噻嗪酮、滅多威、毒死蜱等 16 種。而中國僅規定其中 4 種農藥的限量要求,且比寬松德國標準寬松很多,其它 12 種則未規定。

    (四)堅持“零風險”原則,保護民眾消費健康

       德國茶葉市場的另一個突出特點,就是堅持“零風險”原則。做為歐盟成員國之一,為保護民眾的消費健康,在食品安全政策上,對一些毒性風險未定的所謂“新型污染物”,并不參照國際 FAO/WHO安全性評價原則。而采用歐盟典型“零風險”原則,只按照自己的考慮點進行制定。屢開世界先例,不惜違反 WTO 原則。比如蒽醌類物質,并不是農藥,在自然界的多種植物中存在。國際癌癥研究機構(IARC)認為,“對人類可能致癌”,但“證據不足”。在茶葉種植過程中,并不存在人為添加情況。目前茶葉中蒽醌成因不明,風險情況未定。檢測技術不成熟,且檢測結果穩定性差。但 2013 年,歐盟對中國茶葉蒽醌殘留限定 0.01mg/kg。至2015年5月,始放寬為0.02mg/kg。這既不符合本地區法規,也違反WTO《SPS 協定》的“科學證據”原則,有人為設置貿易壁壘之嫌。目前中國被檢出頻次最多,乃輸歐茶葉風險之首。

      另一個是高氯酸鹽。屬于一種溶解度高的有毒物質,流動擴散性強,在自然環境中持久存在。2015年,德國茶葉協會曾對多國茶葉樣本進行檢測,發現產自中國的所有茶葉樣本都含高氯酸鹽,而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茶葉尚未發現。由動物實驗顯示,可能會影響人體碘的吸收,導致甲狀腺或其它疾病。但動物實驗的劑量,明顯高于人體的日常生活接觸水平,故不能作為人類健康風險的結論。且茶葉生產加工中,也不存在人為添加的情況。目前,歐盟正醞釀針對中國茶葉 0.75mg/kg 限量標準,預計 2016 年頒布。雖說保護本地區民眾的消費健康,而一旦實施,將對中國茶葉出口德國及歐盟產生極不利影響。

    三、中國對德茶葉出口的機遇和市場拓展空間

    一)茶葉出口運輸條件改善、市場潛在空間較大

        中德位于“絲綢之路”的兩端,“絲綢之路”之名,即由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 1877 年命名。新的時期,中國提出“一帶一路”發展戰略。隨著經貿合作戰略的不斷推進,無疑是中國茶葉對外貿易的新機遇。如 2015 年,中國茶葉對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出口 8.2 萬噸,較上年增長 15.2%。且國際鐵路貿易通道更快捷,可令“茶葉飄香新絲路”。如重慶至德國杜伊斯堡“渝新歐”,鄭州至德國漢堡“鄭新歐”,比海運節約 15-20 天。茶葉保鮮時令性強,一年一度新茶上市,以最快速度到達,實現優質優價。

    此外,前面已經指出過,德國人的日常“茶”飲消費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本國自產的花果茶。自2013 年以來,德國權威機構檢測發現,德市場流行的部分花果茶,含有一種天然有毒生物堿—吡咯里西啶類生物堿(PA),且含量“出人意料的高”。長期飲用可能存在健康風險,過量攝入則導致急性肝損傷,尤其兒童、孕婦和哺乳期婦女。如德國聯邦風險評估研究所,就選取 221 種花果茶樣品,如甘菊茶、薄荷茶、茴香茶、蕁麻茶等,進行檢測。其動物實驗顯示,某些生物堿還可致癌和致突變等。顯然,這對中國茶葉對德出口是一個利好消息,德國茶葉協會認為,有 5000 年歷史的中國茶葉,近年正受前所未有的歡迎,尤其越來越多的年輕消費者開始熱衷飲茶。應該說,中國對德國茶葉出口的市場機遇不單存在,且具有較大的潛力空間。

    (二)多元化如白、黑等特種茶,拓寬市場空間

        中國茶葉品類齊全,唯相應開發和推介不足,除綠、紅茶外,其它特種茶出口占比很低。歐美國家研究發現,白茶相比其他茶類,自由基含量最低,黃酮和氨基酸含量最高,具抗癌、抗氧化、抗輻射、降血糖、降血脂和降血壓等功效。且“一年陳,三年寶,七年可為藥”,能長期儲存。福建福鼎白茶,包括白毫銀針和白牡丹等。借鑒歐洲紅酒酒莊生產管理理念,建立“白茶莊園”6000 余畝,標準化種植、采摘和生產。通過德國 BCS有機認證,價格是普通大宗白茶3-6 倍。浙江安吉白茶,原產地具非常明顯的品質特征和優勢。2015年出口德國,均價每千克 90 美元,是我國出口茶葉均價 20 多倍。

        一般的輕發酵茶,對于飲食無規律的現代愛茶人,確有搜腸刮胃的“不可承受之輕”。現代醫學研究認為,黑茶如普洱茶,則性溫和,暖胃且不傷胃,更有減肥降脂、降血糖血壓、防止動脈硬化和冠心病、抗癌甚至抗衰老的功效。上世紀 90 年代末,德國曾興起普洱減肥茶熱,風靡一時,均價高于紅茶和綠茶價格。后因農殘問題,新聞媒體的大量負面報道,如以環保為主題的《生態檢測》(Okotest)月刊和《檢測》(Test)雜志等,不得不一度退出德國市場。經過近幾年的農殘控制,普洱茶出口逐步恢復,2015 年出口德國達 548.1噸。在當今綠色消費潮流下,德國市場前景較為廣闊。

    (三)加快種植名優有機茶葉,充分利用有利條件

        中國 2000 年開始重視茶葉農殘,曾一度顯著下降。但常規種植和加工技術的局限性,近年茶葉農殘遭遇難進一步突破的瓶頸。唯發展有機茶,才是突破歐盟壁壘的一條出路。德國茶葉協會統計,有機茶年銷量 800 噸左右,占3.9%,遠不能滿足市場需求。有機茶遵循自然規律,采用有益生態環境的農業技術,在生產和加工過程中,不使用合成農藥、肥料、生長調節劑和食品添加劑等。名優茶有一定知名度,具獨特外形和色香味品質,如帶毫芽綠茶、花茶、烏龍茶、白茶、黃茶、黑茶及造型工藝茶等。特定區域和產地,數量相對有限。應將二者整合,發展中國名優有機茶,優勢疊加,提升產品的國際競爭力。

       中國發展名優有機茶的有利條件,一是茶樹品種資源的區域差異性,綠紅黑白青黃,六大茶類,形成風格各異的特色名優茶。二是很多邊遠山區茶園,很少使用化肥農藥,較易發展有機茶。三是名優有機茶屬勞動密集型產業,我國勞動力資源相對豐富,具價格成本的優勢。2015 年全國茶園總面積 4316萬畝,其中有機茶占 6.2%。具體發展措施為:一是推動產業化和標準化,堅持“出口公司 + 基地 + 茶農”的農工貿一體化模式。二研發有機茶生產技術,如病蟲綜合防治技術,有機肥料和生物農藥的生產應用等。三開發小包裝產品,培育利潤增長點。不做散茶原料供應商,占有屬于自己的專享份額。

    (四)大力培育自主品牌茶葉,走中高端茶葉的深加工之路

       中國名茶眾多,出口卻絕大部分為散裝原料,處于價值鏈的低端。應大力發展自主品牌,走中高端及深加工之路,適應德國的中高端消費需求。以優勢企業為龍頭,通過兼并、重組等組建茶葉國際集團。重視品牌形象設計,開展名茶、名企聯合對外宣傳。構建國外分銷渠道,打造中國茶葉名片。如云南省普洱市的品牌普洱茶,出口德國每千克達 2000 歐元。貴州省“綠寶石”綠茶和“紅寶石”紅茶,機械化采摘,規模標準化生產,經400 余項歐盟農殘檢測,2012 年出口德國均價 16 美元。在德兩大高端連鎖超市 Kaufhof 和 Karstadt上架,獲主流消費群體認可。2015年,獲德國農業協會(DLG)頒發茶葉類產品金獎。

      深加工方面,中國獨特優勢,在于綠茶和特種茶。一方面,可引入國際先進的技術設備,如德國茶機械,機械化和自動化生產,提高產業現代化水平,實現轉型升級。另一方面,走“科技興茶”之路。以現代科技改造傳統茶類,開發出口新產品,如袋泡茶、保健茶、速溶茶、飲料茶等。2014 年浙江省“采云間”茶業,率先采用沖氮包裝技術,解決綠茶常溫保鮮問題,出口德國保質期達 18 個月。福建福鼎白茶,通過品牌引領、研發新品、鑄長鏈條等途徑,將茶產業推至高附加值的第二三產業。創新多樣態的白茶衍生品,如與現代生物科技結合的蟲草白茶、白茶木糖醇、氨基丁酸白茶膠囊等,開啟白

    茶掘金時代。

    五)茶葉標準要加快與國際接軌,規避技術貿易壁壘

          中國茶葉拓展德國及歐盟市場,需解決出口茶葉的質量安全問題。首先安全標準方面,應參照歐盟農殘標準,加強對比研究,修訂我國茶葉的農殘限量指標。產品標準方面,可與國際 ISO 接軌,增設內在物如兒茶素、總多酚及二者比例的指標,提升茶葉的內在品質。其次,研發新的生產技術和工藝,突破農殘瓶頸問題。完善質量檢測體系及平臺建設,切實降低茶葉農殘水平。第三,推進 GAP、HACCP 和 ISO 等國際認證,標準化生產。“過程可控制,源頭可追溯,質量有保證”,提高歐洲進口商的信任度。

       對于新型污染物的出現,國家應加快進行立項研究,投入專項資金,組織相關科研力量,對污染物的來源途徑、作用機理及相關的解決措施等,盡早研發成果并付諸實踐。關于高氯酸鹽問題,亦可溝通協商,爭取歐盟不針對中國茶葉出臺強制標準,或限量標準不過于苛嚴,避免無謂的貿易壁壘和損失。

    版權所有:隨州市神農茶業集團 傳真: 0722-4819168 網址: www.sftea.com.cn 郵 箱: [email protected]
    電話: 13908667238 公司地址:隨州市沿河大道127號 技術支持:清華網絡
    鄂ICP 備 02151545154154 號

    鄂公網安備 42132102000105號

山西快乐10分/前三遗漏